在想飓风伊尔玛和玛丽亚(Maria)袭击楚科奇海等同周年特别报道的亚片段

2018 年 9 月 7 日

气候变化

2017年9月,两场五级飓风接连席卷加勒比海地区,对该地区的各岛屿社区造成了破坏性影响。在纪念飓风伊尔玛和玛丽亚袭击加勒比海一周年特别报道的第二部分,联合国新闻着眼于联合国如何应对并帮助当地社区重新站起来,使他们为将来几乎不可避免的更具破坏性的飓风做好准备。

图片 1

只要一想到可能还会有飓风,15岁的阿海佳·威廉姆斯(Ahijah
Williams)就感到害怕。

 

他是多米尼加卫斯理东北全面学校的学生。他记得12个月前,毁灭性的五级飓风玛丽亚袭击卫斯理时他的感受。

 

 “听到风在天空中像狼一样嚎叫,看到房子被吹飞,人们死去,我感到非常可怕。”

 

虽然担心2018年的飓风季节有可能带来危险,但他希望这次能做好准备:“为这个季节做准备,储备食物,维修房屋。”

 

处于气候变化的前沿

 

多米尼加在飓风玛丽亚之后一直在重建其教育系统,并为即将到来的飓风季节做好准备。欧盟委员会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供了50万欧元,并与多米尼克政府和伊斯兰国际开发署合作,以支持该国所有的72所学校。

图片 2

 

重建不仅仅是在物理意义上进行,而且也是为了让教师和学生在像飓风这样的自然灾害中做出适当的反应。

 

“我想学习如何为飓风做好准备,以及在飓风过后我们应该做些什么。作为多米尼克军校学员的成员,我有责任提供帮助,”
阿海佳说,“我期待着学习安全的做法,让这次的飓风季节会有所不同。”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还为成千上万受飓风影响的儿童启动了“回归幸福”计划,帮助他们利用玩耍、写作、戏剧和诗歌来克服创伤。

 

应对飓风    未雨绸缪

 

在多米尼加之外,东加勒比海的其他岛屿上,公民、社区和政府正在探索改善备灾飓风的方法。

 

随着极端天气事件在频率和规模上的增长,联合国正在发挥重要作用,帮助他们提高复原力,更好地应对下一个飓风季节。

 

东加勒比海各岛屿对危险天气并不陌生。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将该地区列为仅次于亚太地区的世界上第二大自然灾害风险区域。

 

除了飓风之外,当地居民还面临洪水和火山等威胁,每年因灾害而蒙受的损失达30亿美元。拉加经委会在其2018年的《加勒比展望》报告中建议该区域各国政府通过进行恢复和重建评估来提高抵御能力。

图片 3

在飓风伊尔玛和玛丽亚接连袭击之后,多米尼加总理罗斯福·斯克里特(Roosevelt
Skerrit)说:“我们遭受的破坏是如此彻底,因此我们的恢复必须是完全的。这样我们就有了一个独特的机会,能够成为世界的榜样,成为一个让整个国家都从灾害中恢复并在未来适应气候变化的例子。“

 

为实现这一目标,多米尼加政府成立了一个工作组,以确定每个部门的最佳做法,并在整个岛上实施新的减灾措施。

 

联合国也在最初阶段的人道努力和复原规划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为多米尼加以及安提瓜和巴布达最需要帮助的人们修复了800多座建筑物,培训了受飓风影响的多米尼加人,帮助重建他们自己的社区,并确保按照改进的建筑法规来建造屋顶。

 

此外,开发计划署审查了现有的建筑标准,以增强抵御能力,目的是使多米尼加能够在几周内从五级风暴中复原,而不是需要数月或数年。

 

联合国减少灾害风险

 

图片 4

联合国减少灾害风险美洲和加勒比区域办公室(UNISDR)负责人拉乌尔·萨拉扎尔(Raúl
Salazar)表示,该地区的备灾工作在过去一年中有所改善:“在国际社会的支持下,该地区各国之间开展合作,受影响的各岛屿在教育等多个部门启动了‘风险知情’恢复过程;让学校更安全,能够抵御飓风;私营部门积极参与,重建旅游服务;同时建立国家减灾计划。“

 

不过,拉乌尔认为,未来几年的一大担忧是气候变化带来的不可预测性:“由于气温、降水和海平面变化等因素,全球气候变化已经在改变危害水平并加剧灾害风险。由于气候变化,每年因飓风造成的损失将额外增加14亿美元。“

 

对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来说,气候变化仍然是飓风伊尔玛和玛丽亚所造成的破坏的最重要原因。他在飓风袭击后不久访问多米尼加和巴布达时说:“这次飓风季节加勒比地区的飓风强度并非出于偶然。这是气候变化的结果。“

 

各国在2015年签署了《巴黎协定》,要求所有国家为应对气候变化进行雄心勃勃的努力。而且,由于单纯减少碳排放已经不足以阻止气候变化,各国同意实施“全球适应目标”,加强最脆弱国家应对其影响的能力。

 

气候变化的一个更大的讽刺在于,虽然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量还不到1%,但它们承受的影响往往不成比例:在飓风袭击多米尼加后数周,该总理斯克里特(Roosevelt
Skerrit)饱含感情地在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指出:

 

“星星陨落了,伊甸园破碎了……我们作为一个国家,作为一个地区,并没有开始这场对抗自然的战争。
我们没有激怒它。 但战争冲着我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