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伊德被任命为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

2018 年 8 月 15 日

人权

维护人权是联合国三大支柱工作之一。人权是所有人与生俱来的权利,不分国籍、住所、性别、民族或种族、肤色、宗教、语言或其它身份地位。人人都平等地且不受歧视地享有人权。然而,维护人权绝非易事,不仅要与违反人权的肇事者做斗争,也常常需要批评各国政府。世界范围内,人权捍卫者和活动人士经常遭到任意拘留,强迫失踪或被定罪判刑。联合国人权事务的首要官员,即将离任的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Zeid
Ra’ad Al
Hussein)在接受联合国新闻的专访中回顾了四年任期的体会和感受。请听联合国新闻张立的报道。

 

扎伊德是约旦的王子,也是资深的多边外交官。他曾两度担任约旦常驻纽约联合国代表。2014年6月16日,扎伊德被任命为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并于同年9月1日上任,成为担任这一职务的首位来自亚洲的穆斯林和阿拉伯人。然而那时,恐怖主义开始在全球蔓延,在不断深化的冲突中维护人权则是难上加难。

扎伊德:“当我接手(这一职位)时,‘伊斯兰国’刚刚在网络上发布了可怕的视频。这引起了极大的恐惧。我们开始看到叙利亚和伊拉克危机的深化。‘伊斯兰国’在2014年出现了。然后,这又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决定开始实施反恐战略,我们认为这些战略在某些方面有些过度。每个国家都有义务保护其人民,这很明确。恐怖行为十分可恶并令人震惊,需要受到谴责和消除。但是当行为过度,一些完全无辜的人被逮捕,个人甚至整个家庭就会背叛政府。10个或更多人会投奔极端主义组织,这也将加剧煽动行为,所有这些问题逐步恶化,人权议程面临的压力与日俱增。”

“我得到的教训就是,如果你不能直言不讳,你就无法获得他们的关注。我宁愿因发声而犯错也不愿保持沉默。我1994年开始在联合国工作,1995年在前南斯拉夫工作。我目睹了沉默可能造成的灾难。从那时起,无论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当证据摆在眼前时,我决定不再沉默。”
— 联合国人权高专扎伊德

扎伊德长期从事并了解国际刑事司法、国际法、联合国维持和平、冲突后建设和平、国际发展及反核恐怖主义领域的工作。他在国际刑事法院的建立过程中发挥了核心作用,主持了复杂的谈判,以确定种族灭绝罪、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的个人犯罪重要案件。他还于2005年首次提出了旨在消除联合国维和行动中的性剥削和性虐待行为的具有“革命性”的战略。

扎伊德:“我此前说过,政府更有能力保卫自己,保卫他们不是我的工作。我需要保卫民间社会、脆弱和被边缘化的团体和被压迫的人。这是我们办公室所代表的人群。我一直认为这是主要的任务。我们提供技术支持,我们收集信息,我们将其公之于众。但总的来说,我们的核心任务是保护最被边缘化和有需要的人的权利。”

扎伊德因直言不讳饱受多方批评,包括指责美国和欧洲移民政策等。然而,扎伊德说,这份工作的真正压力来自于受害者和遭受痛苦的人对公正所抱有的巨大期望。

扎伊德:“我认为,我一直十分直言不讳。几乎每一次会议我都会碰见各国政府人士。作为一名外交官,我知道他们此前从未听过一个联合国工作人员说这些话。我认为,人们遭受的痛苦之巨大让我感觉无论我做什么都不够,包括做这样的采访,召开记者会,写一份报告,都不会让一名母亲失而复得她失去的子女。这样的感觉是我所说的压力。这种感觉就是,我们无论做什么都不能和我们所面临的巨大挑战相提并论。这就是压力的来源。我得到的教训就是,如果你不能直言不讳,你就无法获得他们的关注。我宁愿因发声而犯错也不愿保持沉默。我1994年开始在联合国工作,1995年在前南斯拉夫工作。我目睹了沉默可能造成的灾难。从那时起,无论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当证据摆在眼前时,我决定不再沉默。”

在担任人权高专的四年期间,扎伊德领导加强国际人权机制;增强平等并反对歧视;打击有罪不罚,加强问责与法治;将人权融入发展与经济领域;拓宽民主空间;在冲突、暴力和不安全状况中加强早期预警和人权保护等议题,其中一次对萨尔瓦多一处拘留所的访问让他印象深刻。

 

图片 1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南美办事处图片

联合国人权高专扎伊德与美洲人权委员会10月25日在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Montevideo)宣布启动“保护美洲人权捍卫者联合行动机制”。图片:OHCHR
South America

 

扎伊德:“我认为聆听人们的痛苦是十分困难的。有一次我去了萨尔瓦多的阿潘戈拘留所,见到了四名女孩,最大的28岁。她们被判处了30年监禁。她们因生产时的紧急情况而流产了。30年监禁。政府声称这是终止妊娠的行为。我与一位参加了审判的人交谈,他说这些女孩在被审判前是无辜的,社会非常强势地要求对这些女孩施加最严厉的惩罚。当我和她们坐在一起,还有我的团队和翻译,在10分钟左右的时间内,我们都开始哭泣。我们泪流满面,因为痛苦是如此剧烈。后来我见了总统,我问他,为什么所有这些女孩都很贫困,每个人都告诉我只有贫困的人才会面临这种处境。这在全球许多地方也是如此。这又一次印证穷人是承担后果的群体。这个时刻将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

“许多国家的人权捍卫者、记者、律师和活动人士给我带来了启迪,他们做着不可思议的、勇敢的事情来突显人们的困境,捍卫人们的权利。无论我想抱怨什么,比起他们所面临和需要克服的压力都微不足道。我暗自思忖,他们是真正的领导者,是能够鼓舞人心的人。”
—联合国人权高专扎伊德

谈到四年任期所取得的成绩,扎伊德谦逊地说,世界各国的人权捍卫者和民间社会人士才是真正走在捍卫人权前线的勇士,他的表现是好是坏应由他们来评判。

扎伊德:
“民间社会、受害者群体、人权捍卫者,如果他们说扎伊德做得漂亮,我将会十分满意。如果他们认为还可以做得更好,我将会接受。但的确应该让他们来衡量我取得的成绩,或者我是否以正确的方式履行了我的职责。许多国家的人权捍卫者、记者、律师和活动人士给我带来了启迪,他们做着不可思议的、勇敢的事情来突显人们的困境,捍卫人们的权利。无论我想抱怨什么,比起他们所面临和需要克服的压力都微不足道。我暗自思忖,他们是真正的领导者,是能够鼓舞人心的人。”

扎伊德离任之后,智利前总统巴切莱特即将接手这一职位。扎伊德宣布其继任者的人选之前对下任提出了以下建议。

扎伊德:“我想说,保持良好的健康,因为这是一个要求很高而又十分繁重的工作。无论谁获得了这一职位都要做好准备。联合国中有一些职位被视为正常的工作,而这显然不是一个‘养老’的职位。这个职位要求完全的投入。我的希望是无论谁接替这个工作都可以全身心地奉献。”

扎伊德说,繁重的工作让他疏于陪伴家人。今年54岁的他在离任后他或许将成为一名记者,并弥补这些年不能陪伴家人的遗憾。回顾在联合国20多年的外交生涯,他说,让他感到难忘的不是在会议室里的唇枪舌剑,而是在实地的真枪实弹。

扎伊德:“当我想到人们在实地所做的英勇工作,我很难容忍对联合国的滥用。他们是人道行动者或人道援助人士,以及人权监察人士,他们时常面临威胁,我向他们致敬。他们代表着我将珍惜并铭记的联合国。”

张立,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